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第一权臣 > 第五章

第五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高展明认真地按照时间顺序审查账本。这账本只是府上的帐,详细记录着府内的各项支出和收入。通过近两年的账本,高展明发现府中的收入主要有两块,一块是国公府的赠与和宫中太后的赏赐,偶尔也有高家其他几位侯爷送来的钱费,这些收入都是逢年过节才有的,数量其实并不少,只是府上的开销实在惊人,因此并不够支撑整年的生活;另一部分的收入则是家中的土地和铺子,公中的账本没有详细记录这些收益,只有一个收入的数字和上供银两的铺子名。

    高展明看帐的时候刘大也看着他,见高展明看得十分认真,不禁问道:“少爷,您什么时候学会看帐的?”

    高展明应付道:“别人教的。”

    刘大道:“是隔壁那位二爷?”

    还不等高展明有所反应,刘大立刻扇了自己一个巴掌,啐道:“呸呸呸,奴才僭越!请少爷恕罪!”

    高展明并不介意,继续认真查账。刘大误会了也好,看来高华崇是他不敢提的人,既然他这样想,应该就不会再问了,也省去自己想借口解释的功夫。

    刘大看着自己少爷,心中五味杂陈。当年高展明和高华崇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,高展明虽然从不提及,但隔壁国公府那位二爷却是个张扬的。出了这般悖德的事,明明双方都有份,可偏偏因为隔壁国公府那位二爷有钱有势,从来没有人苛责过他半句,背后却都对着高展明指指点点,说他为了攀高枝不择手段,竟然连自己的堂兄弟都不放过。后来高展明和高华崇突然闹翻了,真正原因并没有多少人知道,依旧没有人说过高华崇半句不好,都骂高展明自作自受,终于有了报应。在这世上,权势就是正义,有权有势的人,做什么都是对的,而那落魄的,就怎么都是阴险的小人。

    刘大心中暗叹:只恨老爷去的太早,若他还在世间,如今的高展明定然也是天之骄子,又怎会需要承受这种种屈辱?好在少爷如今醒悟了,要靠自己的本事重振家业。只要他有这份心,一定会有所成就的!

    高展明迅速查完了帐。府上的开销确实奢靡,看来宗学中那些子弟说的不假,自己家明明已到了如此窘迫的境地,却还要维持贵族的体面,那些昂贵的消耗品和绫罗绸缎竟是主要支出。这些支出完全可以削减,这样一年至少能省下千两银子。不过这些东西,想来刘大也做不了主,还要从自己那位母亲唐雪身上下手。

    削减支出先按下不提,府上的收入看起来却问题不小。那些亲戚支援的,无论多少都是个心意,这部分动不得,但是田地和店铺的收益一年比一年少,这是因为这两年来为了维生卖掉了不少产业。可即使如此,收益也少的太不正常了。再说卖掉的店铺,更是不对劲。

    高展明指着账簿上的一条五百两银子的进账问刘大:“这间香料铺子,今年年初的时候以五百两银子的价格盘出去了?”

    刘大道:“是。兴隆香铺,四个月前才盘掉的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连连摇头:“这主意是谁定的?”他把前一年的账簿拿出来,随手指了几项,道:“前年圣上为了缓和与西方诸国的关系,曾颁布新政,减免关税。这两年香料生意正是兴盛的时候。去年一年兴隆香铺的入账就有八百多两,在我们诸多铺子中,盈余算是中等的。按理说但凡不是亏了,都不该动卖铺子的主意,而且卖哪家铺子也不该卖了它才是!再者,只卖了五百两银子,连一年的收入都不到,这简直是再赔本的生意也没有了!”

    刘大不可思议地看着高展明。高展明毕竟是第一次看帐,竟然就能如此头头是道,实在太让他惊喜了。他原本也曾以为,高展明委身于高华崇,是不得已的权宜之计,没想到高展明竟然学到了真本事,看来是他小瞧了他家少爷。

    刘大叹气道:“爷说的,怎么不是呢?我也劝过夫人,这家铺子应该留着,可那阵子恰逢新年,有不少宴席聚会,太后又请各位诰命夫人一起入宫赏花,夫人虽不是诰命夫人,毕竟是太后的弟媳,因此得了额外的恩宠,也在受邀之列。夫人说必须置办几件像样的新衣服和首饰,不然唯恐怠慢了太后,而公中银两又不够,她就让舅爷卖掉了香铺。我怎么也劝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刘大又道:“爷您不知道,从前夫人总说,爷要安心读书,不准我们用钱财这等俗事叨扰爷,因此我才不敢跟爷商量这些事。若是早知道这样,我早就来求爷去游说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皱眉。照刘大这个说辞,他的母亲唐雪可实在是目光短浅了。什么唯恐怠慢太后,其实说起来,无非是怕在那些诰命夫人面前丢了面子。可如今他们家是这么一个境况,难道几件华丽的衣服就能撑得起面子吗?只会在背后让人嘲笑的更加厉害罢了。

    刘大愤愤道:“夫人并不知世间险恶,我知道那些主意定然不是夫人自己拿的,都是舅爷撺掇她的,只怪夫人耳根子太软啊!爷,既然你如今有心管事,您可千万去劝劝夫人啊!”

    舅爷?高展明不动声色,道:“那是自然的。我们先把帐对完,账上还有不少令我生疑的地方,这里只有公中的账簿,那些土地生意详细的账簿,你也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大为难道:“那些帐,府里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吃惊道:“没有?怎会没有?”按照常理来说,所有店铺的账簿最起码也是一式两份,一份存在铺子掌柜手中,一份交给主家查阅,若是关系再复杂些的,就要抄备更多账簿才是。高家是主家,怎会竟连账本都没有?!

    刘大满含怨气道:“还不是舅爷!”他吼完这一句,发觉自己的声音大了,忙探头向外看了眼,唯恐隔墙有耳叫人听去。好在高展明事先早已让引鹤将周围的人都摈斥了,并没有人在外听话。刘大压低了声音道:“夫人早已让舅爷哄的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了。夫人说家中闲杂人太多,怕账本被人盗去,还说帐没什么好查的,反正家里人也看不懂,因此从前年开始,外头的账本就不再往府里送了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听了这等荒唐话,简直头疼。看来这位舅爷的猫腻不小啊!他道:“舅舅是总掌柜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