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第一权臣 > 第二章

第二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教授讲的是经史,高展明听得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前世他在州学之中,这些课也是听过的。只不过州学里的教官,无非都是一些壮志未酬的穷酸书生,若是当真有学识之士,早就挣脱那个囚笼飞黄腾达了,再不济也能在地方捞个官位打理政事,而不会留在小地方的州学中给学生讲课。而安国公府的老教授,从前是在政事堂过差的,后因年岁大了才从朝堂上退下来,被安国公聘来给子弟讲课。高展明听引鹤说过,宗学里的这些教官可都是朝廷命官,他们所教授的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,更有为官做人的道理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宗学中的这些贵胄子弟,便是腹中丁点墨水也无,靠着家族荫庇,将来也能袭承爵位,进入朝堂中指点风云,根本不像他们这些民间子弟需要从底层爬起,即便有幸能爬上高位也都已七老八十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,除了高展明之外,似乎并没有多少人珍惜。高展明是堂上听的最认真的学生,其余子弟有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,有的在桌下交头接耳,有的在课桌上涂画,还有的目光满堂乱飞,不知在想什么心事。教授似乎对这些事已经习以为常,自顾自地讲着。他一个堂堂朝廷命官,竟不敢对堂下这群十来岁的少年有任何指摘。

    教授道:“我先前布下作业,令你们自习《孝经》,今日试墨义,问义十道,五道全写疏,五道全写注。”

    堂上的子弟们正自顾自或说笑或开小差,听闻教授此言,发出一片唏嘘声。

    教授似乎对这样的情形已经习以为常,走到堂下将问义之题纷发下去,命众人书写。

    此时有人急匆匆地开始翻阅《孝经》,有人抓耳挠腮不知写什么,有人悄声问身边的人……

    高展明匆匆将十道问义之题看完,只略想了片刻,提笔就写。他并不曾翻书,因为整本书的内容已经都在他的头脑之中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的先生教学生念书,无论是天家的,还是民间的,方法都是相差无几。先生将经书正史给学生,书未加标点,学生予以句读,在此过程中了解典故、解析文中大义。高展明在民间之时读书十分认真,曾将全部的经史誊抄过几遍,予以标点,深解文意。他又是天生的好记性,凡是抄过的东西,便能背诵。儒家十三经,他早已倒背如流了。

    课时一到,教授收走了学生们的试卷。他在堂上并未细看,只大致翻阅了一下,翻到高展明那份时愣了一愣,匆匆浏览一遍,抬起头向高展明投去赞许的眼光。

    高展明谦逊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教授收起讲义试卷,道了声收课离堂。在州学的时候,老师下课,学生们都要起立向老师致敬,这是尊师重道的表现。高展明本欲起身,没想到周围的学子们竟没有一个这样做的,教授还没离开讲堂,他们已大声哄闹喧哗起来。高展明不认同地摇了摇头,只有目送教授离开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时值正午,学生们下了课,便蜂拥去餐堂用膳。

    高展明肚子也饿了,正向餐堂走,高天文跑过来跟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高天文道:“你的伤可好了些?”

    高展明曾听引鹤说过,在这学堂中,属高天文这位堂兄对自己最好。说是他对自己好,而不是两人交好,因为引鹤说,高展明从前性子十分古怪,清冷孤傲,不与任何人交好。就因为他这脾气,在宗学里得罪了不少子弟,所以出了韩白月那事,竟没有人替他说话,他重归学堂,众人也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高展明对高天文温和地展颜一笑,道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高天文像是唬了一跳,身子竟然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展明奇道:“堂兄怎么了?难不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高天文失神地盯着他瞧,片刻后缓过神来,脸色微红,连连摆手,竟显得十分窘迫:“不、不,我只是,很少见你笑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听了这话,亦是十分吃惊。早听引鹤和府里的丫鬟说高展明性子清高倨傲,却不想清高到了这个份上,竟连笑也成了稀罕事。难怪方才自己向高华崇和韩白月赔礼时,高华崇见了自己的笑颜亦是一副见鬼的神情。

    高天文看着高展明,若有所思。一个多月不见,自己的这位堂弟此番回到学堂里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。他的性子是最清高自矜的,一个月前受了那样大的委屈,要是他从此以后他再不愿拿正眼瞧高华崇和韩白月,那才是合了他的性子,可他竟然会主动向高华崇他们示弱求和,虽说这样的做法的确对他眼下的处境是最好的,自己原也想劝他暂且放一放身段,可他真做了,反倒是叫人匪夷所思了。难不成那一顿棍棒,反倒将高展明打得通晓世事了?

    高展明见高天文起疑,忙给自己搭了个台阶往下,自嘲道:“堂兄,我这月余呆在家中,想了不少事。我如今年纪也不算小了,奴才们管我叫一声主子,我便该有个做主子的气度,若不然,岂不是叫人看了笑话去?总之,从前愚弟行事多有失礼之处,还望堂兄海涵。”

    高天文没料到高展明竟会说这些话,惊骇地连连摆手,反倒一时不知怎么往下接了:“没有,没有。”

    高天文其实很怜惜自己这位堂弟。他也知道高展明性子古怪,可毕竟高展明身世坎坷,难免怨天尤人,也是理该的。再则高展明外表清明俊秀,风姿安详文雅,又写的一首好诗词,是极有才华的。这般人品,如何不招人怜惜?他原还担心高展明会因为高华崇的事迁怒于自己,从此变得更加孤高冷傲,连自己也不理睬,没想到他的态度竟这般谦和,简直叫人喜出望外了!

    高天文嗫嚅道:“你这样,真叫我不知如何自处了。先前那件事,我也知你是冤枉的,我和宗正求过情,只是……你也知道……我实在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心中咯噔一声。果然高天文也这样说,看来自己亵渎韩白月一事,当真是冤枉的了。只是头一个月高展明待在家中,身边没有知情人。引鹤毕竟只是个侍读,学堂中的事情他并不清楚,只知道宗正当众宣布了高展明的污秽罪行,命人打了他三十板子,还停了他的课。从前的高展明又是个有事只憋在自己心中的人,才会把自己憋出病来。引鹤听了宗正的宣判,却没听到自家主子的辩解,所以信以为真。高展明又是从他嘴里套出来的话,更是对当日的事情全不清楚。

    看来高天文是知道事情原委的。高展明本欲向他问个究竟,可话到了嘴边,又咽了下去。其实也没什么可问的了,高天文短短一句话,已把能说的都说了。连他都说高展明冤枉,那高展明就一定冤枉。他又说他无能为力,那就说明高展明得罪的是一位比他大的主。高天文可是参宁侯家的嫡长孙,这些子弟中比他更位高权重的,那就只有安国公府家的这位二少爷高华崇了。

    高天文的话印证了高展明的猜测,他感激地对这位堂兄抱拳道:“无论如何,堂哥,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高天文道:“你还谢我……你这一场大病,果真把性子全改了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笑着打趣道:“改得好了,还是改得不好了?”

    高天文感慨道:“自然是好的。我从前多番规劝你,少自矜些,你却不听。你若早这样,能避去多少风头?”

    高展明道:“既是好的,那便好了。”他挽着高天文向餐堂走,边走边压低了声儿道:“堂哥,愚弟知道自己从前得罪了不少人,他们都等着拿捏愚弟的错处,好看笑话。愚弟自知脾性古怪,在这学堂中没什么知心的人,只因堂哥心善,怜悯愚弟,还肯给愚弟几个好脸色看。只望堂兄日后肯不吝指点,直言愚弟的错处,愚弟定会改正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说完这些,不闻高天文的回应,侧头望去,只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,不由怪道:“怎了?”

    高天文愣愣道:“你从前不会说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高展明道:“是。只是此番吃了大亏,终究……”说到这里,不再说下去,只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高天文握紧了他的手,道:“你既这样说了,我被你尊一声堂哥,日后能照料你的地方,我自当尽心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