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都市观气师 > 第六十章 套路 下

第六十章 套路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上菜的速度很快,江宽和毛豆两人没等多久菜就上桌了,另外还送上了两瓶茅台。
  虽然江宽点菜上耍了点小心眼,不过酒水就不敢选差的了,江宽一直都认为,在酒桌上酒才是面子。
  见菜上齐了,江宽将桌上的茅台打开,给毛豆倒了一杯,也给自己满上了一杯。
  “毛豆兄弟,这杯酒是我向你赔罪,咱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我先干为敬。”说完,江宽举杯一口饮尽。
  毛豆犹豫着自己该不该喝这杯酒。茅台的味道太浓,毛豆不喜欢,他只喜欢汾酒那种清香型的。更何况防人之心不可无,酒桌上只要你喝酒开了头,在有心人的设计下,就没有不喝多的。
  再说,凭一杯酒就想把自己敷衍过,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?哥们五六个小时的小黑屋白关了?
  一杯酒下肚,江宽见毛豆根本就没有喝酒的意思,有些尴尬。
  “毛豆兄弟,你这是还在生我的气啊!那我再自罚三杯。”
  江宽很是豪爽的一连干了三杯,叹了口气说道:“兄弟,老江我也是直性子,只要你消气,我认打认罚,谁让咱做了错事呢?”
  毛豆也不搭话,笑眯眯的看着江宽。他倒是想看看接下来他会怎么演,难道再来个“自罚三杯”?
  江宽觉得更加尴尬,明显对方不给面子,再自罚三杯就成了傻子了。
  “毛豆兄弟,你不喝酒的话先吃点儿菜,他家厨子野味烧的不错,你趁热尝尝,”江宽岔开了话题。
  “等会再吃。”毛豆指着酒瓶对江宽问道:“老江你这酒是不是不喝了?”
  江宽不明白毛豆这话是什么意思,疑惑的看着毛豆。
  难道是想让自己把这瓶酒干了?这也有点太狠了吧。
  “老江,你这酒要是不喝了,待会我就拎走了。刚好我家里茅台用完了,昨天我家厨子凑乎着用五粮液炒了道‘酒香草头’,我吃着特不习惯。还别说,‘酒香草头’这道菜,还就得用茅台来炒才好吃。”
  说完也不等江宽答话,毛豆伸手把酒瓶拿到面前,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又倒了回去。
  江宽看的目瞪口呆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  毛豆很满意自己灵机一动想到的装b点子,效果杠杠的。
  毛豆拿起了筷子,装模作样的说道:“咦,老江,你怎么不吃啊?作为主人你不动筷子,我怎么好意思先吃?”
  江宽:“……”
  江宽强颜欢笑,“别客气,一起来,一起来。”说着,将一块好肉夹到了自己碗里。
  好酒已经别想了,还是多吃块好肉吧。
  江宽心里苦啊。
  毛豆看着桌上三大盘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做成的菜,犹豫着没有动筷。虽然现在他觉得很饿,但就是下不了决心去夹盘子里的菜。
  可能是因为那只在“菜园子”里看到过的小猴子,毛豆一看到盘子里的肉,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想那猴子的眼神。
  还好毛豆之前点了盘素菜,才不至于让他没菜下饭。
  这顿饭两人都吃的心不在焉,虽然边吃边聊着天,却都想着各自的心事。
  毛豆扒拉干净碗里的米饭,放下筷子擦了擦嘴,说道:“老江,我吃饱了,咱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  江宽见毛豆的骨碟里,一块骨头都没有,不由的暗自后悔。
  他看得出毛豆有些在意吃野味,至始至终都没有碰过肉菜。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开始就向毛豆说明,自己点的是寻常的野鸡野兔。
  “不该怄那两瓶茅台的气啊!”江宽后悔不已。
  就这样散了,江宽又有些担心毛豆找他麻烦。犹豫了一下,江宽对毛豆说道:“毛豆兄弟,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。这个世道并不是非黑即白,我也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啊……”
  毛豆打断道:“老江啊,谁让你来整我,我心里有数。你也别说这话糊弄我,我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。”
  江宽解释道:“毛豆兄弟,我不是糊弄你,我真是身不由己……”
  “打住,你身不由己就能坑我?现在是不是受到压力了,才来向我服软?”毛豆见江宽摇头,接着说道:“别不承认,这世道有的是好人,谁也没逼着你入江湖。”
  江宽被说得低头不语。
  毛豆看到江宽这副模样,冷笑一声,起身拎起两瓶酒向包房门外走去。
  临出门的时候回头对江宽说道:“看在这一瓶半茅台的份上,我劝你以后离那姓方的远点儿,别把自己搭进去。”
  出了这野味馆,走在荒草丛中的小路上,感受着夜晚的冷风从脸上吹过,毛豆的心里一点没有装b过后的舒爽,只感到一阵阵的凄凉。
  江宽的那句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让毛豆很是感慨。
  一个代表着正义的公职人员,居然把自己定性为“江湖人”,还tmd有脸说出来,简直就是对这份正义职业的侮辱。
  ***
  走出居民小区,来到马路边,毛豆伸手想要叫辆出租车,一辆小面包在他面前停了下来。
  车门打开下来五个青年,每个人手里都拎着钢管,将毛豆围了起来。
  一辆奥迪a6停在了小面包的后面,车门打开方宝金从奥迪车上下来,走到毛豆面前说道:“晚饭吃好了?要不要我再请你吃个宵夜?铁杆炒肉怎么样?”
  毛豆不咸不淡的答道:“方总客气了,刚刚你的狗腿子已经款待过我了,您这份心意我就心领了。”
  方宝金瞅了瞅毛豆手里的酒瓶,笑着说道:“不错嘛,连吃带拿的,看来你两人聊的不错嘛。我这么晚来找你就是想再问问你,要不要来帮我?给你一分钟考虑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  毛豆这时候有些懵,江宽请自己吃饭,看得出是真心想要和自己和解。姓方的能在此时此地堵到自己,肯定是江宽告诉他的。这一个红脸一个白脸,既然放了自己,现在又何必来堵自己,这到底是要唱哪一出啊?
  毛豆有些后悔,如果在吃饭的时候,他向江宽问清楚是谁授意他把自己放了,此刻自己也不会搞不清楚状况了。
  如果真像毛豆想的那样,让他知道是方宝金叫江宽放的人,想必毛豆现在更是一头雾水。
  方宝金见毛豆皱眉不语,看了看手表:“一分钟到了,毛先生有决定了吗?”
  “还是那句话,股市,五年之内我绝不再碰。”毛豆握紧了酒瓶,摆出随时拼命的架势。
  方宝金笑着鼓起掌来,“好,有骨气,我倒是想看看是你骨头硬,还是嘴巴硬。”说完,方宝金退后了几步,手一挥:“给我打。”
  话音刚落,围着毛豆的五个青年,操起光管就向毛豆砸来。
  毛豆知道凭自己这小身板挨不住几下就得挂,姓方的退到了后面,自己也没有了“擒王”的机会,现在只能想逃了。
  一瞬间毛豆就做了决定,硬扛着挨了几下钢管,转身挥起酒瓶向身后的青年砸去。
  这一下有些出乎身后青年的意外,举着钢管愣了一下,被毛豆一瓶子砸晕了过去。
  毛豆趁机拔腿就跑,身后四个青年挥舞着钢管紧追不舍。
  刚跑出没多远,毛豆就见江宽拎着两个塑料袋迎面过来。心中暗叫真tmd倒霉,这下逃不掉了。
  江宽见毛豆迎面跑来,以为毛豆回来找他,顿时有些欣喜。正要打招呼的时候,却发现了毛豆身后有人在追了上来,江宽立刻反应过来,将塑料袋的丢在地上,迎着毛豆身后追来的人就冲了上去。
  毛豆见江宽冲向了自己,无奈的停下脚步,站在了原地。
  既然逃不掉了,干脆也就不费这力气了。
  然而,事情却完全出乎了毛豆的预料。毛豆被冲过来的江宽一把推开,再回头看去,就见江宽已经和追着自己的四个青年打了起来。
  毛豆整个人都懵了,呆呆的看着江宽夺过了一根钢管,三下五除二的把四个青年打倒在地,哀号不止。
  江宽对倒在他脚边的青年狠狠的踹了一脚,才向愣在一边的毛豆问道:“兄弟,你没事吧?这些是什么人,为什么找你麻烦?”
  毛豆现在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,这一连串的变故,让他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  直到江宽走到他身边,他才猛地清醒过来,连忙后退了几步说道:“你不知道?”
  江宽停下脚步,皱起眉头摇了摇头。现在的江宽也被毛豆搞得一头雾水,好像自己不该救他一样。
  这时,毛豆看到方宝金也追了过来,指了指江宽的身后说道:“你还是问他吧。”
  江宽向身后看去,见来人有些眼熟,仔细一看,惊讶的说道:“方宝金?”
  方宝金也看清了江宽,不满的骂道:“真tmd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也不知道他是在骂江宽,还是骂躺在地上哀嚎的几个青年。
  “方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江宽听了方宝金的话也有些恼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