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都市观气师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渡人渡己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渡人渡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中元节过去的第三天,这一天是西王母的诞辰,本应是道教的好日子,然而华严寺门外却满满的都是人。这些人显的很是规矩,没有推挤,没有嘈杂,只是静静的站在路边,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朵莲花灯,从华严寺的正门排到了三里外的大西街。
  风建春从车窗看到外面的情景,再也忍不住,留下了两行热泪。
  “真羡慕这臭和尚啊,我死后如果也能有这么多人送我,九泉之下我都能笑醒了。”做在车后怕被绷带裹成木乃伊的天宝道长羡慕说道。元开大厦那晚的战斗,在被阴一铭破阵之时,天宝冲的最快,也因此受伤最重。听说了今天是慧觉方丈火葬的日子,非要跟着众人来送慧觉最后一程,现在看到窗外的人山人海,心里难过却也有几分嫉妒。
  “唉……,”清风子长叹一声,说道:“慧觉和尚这算是了结了因果,成佛了!”
  车子围着华严宗绕了一圈,缓缓的停在了华严寺的后门,风建春有些触景生情,想着第一次来的时候,慧觉老和尚就是在这后门送他出来,还叮嘱自己以后可以走后门,没想到今天却是从这后门进去,送慧觉老和尚最后一程。
  “先生,您来了,我带您去见老方丈。”正是上次带风建春去见慧觉和尚的保安,风建春一下车便被认了出来,此刻正眼睛红红的望着风建春,生怕风建春不答应。
  见风建春点头答应,那保安梗咽的说了声“谢谢!”,转身跑进了保安室里。
  慧觉和尚平日对人和善,认识他的人不管身份贵贱,都很是尊敬他。不过今天这样的日子,像这位保安这样的小人物,想要亲眼看一眼慧觉和尚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  风建春领着田菊走到门前,却见那保安捧着一朵洁白的莲花灯出来,见风建春看向自己捧着的莲花灯,解释道:“老方丈救过我妈,我妈下不了床,所以叫我替她为老方丈点盏灯。我妈说:‘老方丈去了西天,多一盏灯就多一份功德,见到佛祖也不会被佛祖小看。’”
  风建春抬起头看向了天空,眼泪却还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。
  被清风子搀扶着走过来的天宝道长,刚好听到了保安的话,“放心,老和尚肯定会吓佛祖一跳的。”
  当保安领着众人来到了慧觉方丈的灵堂,灵堂就设置在以前慧觉居住的院中,此时院外已经站满了人,挨着墙边摆满了花圈。
  见风建春几人过来,人群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通道,风建春几人来到门口的时候,正好姚为民掺着哭红了眼的孙琴从里面出来。
  “姚哥,孙姐!”
  姚为民说道:“建春,你来了,慧觉方丈走的很安详。”
  风建春见被姚为民掺着的孙琴气血有些虚弱,显然是有些伤心过度,关心的说道:“孙姐,你如今有了身孕,要保重身体,快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  “建春,慧觉方丈怎么……怎么……就走了呢,方丈还说……等……宝宝……出生,帮宝宝……起个好名字……”孙琴梗咽的说着,最后已经泣不成声。
  灵堂中慧觉和尚的遗体,披着鲜红的袈裟盘做在蒲团上,面容慈祥,就像是正在打坐入定,就像姚为民说的一样,走的很安详。
  灵前一队僧侣正在为他诵经超度,风建春几人来到灵气,便过来一个和尚为众人递上了三炷香,几人点上了香,对着慧觉老和尚上拜了拜。
  送风建春过来的保安,在得到允许后,梗咽着在灵堂的门口的台阶上磕了几个头,小心翼翼的将带来的莲花灯点燃,摆在了灵堂外靠近院门的地上。
  风建春这才注意到,灵堂外的台阶上已经摆满了莲花灯,而且沿着院子中央的道路已经排到了院门口。
  这时,风建春听到天宝不满的声音说道:“这是谁写的挽联,太敷衍了吧!”
  风建春看向灵堂前挂着的一副挽联,不由的也皱起了眉头,只见上联写道:高登莲品上品上生功德圆满。下联写道:泽在人间悲愿宏深乘愿再来。
  这挽联虽然看上去没什么问题,不过却是平常僧侣圆寂时用的。想到那夜公园湖中,慧觉老和尚燃尽一身精血,坐化在湖中莲花台上,可谓是舍身取义,这挽联的确太过敷衍了。
  “师兄,请您为慧觉方丈重书一副挽联吧。”
  此时灵堂中的一队僧侣也刚好诵完了经文,听到风建春的话都看了过来,其中一个和尚不满的说道:“这是我们新任方丈太竺大师所书,太竺大师可是来自五台山的高僧,你们这些俗人看的懂吗?”
  风建春看到灵堂中一个身披红色金丝袈裟的肥脸和尚,正得意的微笑着,想来这为就是那和尚口中的“太竺”大师。
  真是没了真佛秃子来凑,就这德性也配称大师?
  还有这说话的和尚,慧觉的遗体还在灵堂,就赶着拍新领导的马屁,风建春都替慧觉感到委屈,不由的火起,走上前去一把扯下了那副挽联,揉做一团丢向了墙角。
  那和尚见状气愤的吼道:“你们是来捣乱的?给我赶出去。”
  那跟着风建春进来的保安却挺身挡在风建春的前面,激动的指着说话的和尚道:“他们是慧觉方丈的朋友,不是捣乱的。再说这挽联确实不咋地,去年在寺里做义工的居士老刘去世的时候,你就帮他写的这个。”
  见被说破,那和尚恼羞成怒的说道:“谁让你进来的,我看你是不想干了,出去看你的大门去。”
  “你凭什么不让我进来,慧觉方丈在的时候哪会让你这样欺负人。”
  难怪之前这保安大哥求自己带他进来,原来就是这和尚不让他进来的。
  新任方丈太竺出声说道:“阿弥陀佛,都不要吵了,既然觉得这挽联不好,那就请几位……写个更好的。”
  “方丈,他们可是道士啊!”
  “阿弥陀佛,他们既然是慧觉的好友,必然精通佛法,不用顾忌,如果不合适的话,贫僧我再书一副便是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