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都市观气师 > 第二十九章 清风授业

第二十九章 清风授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送走三人之后,风建春回到破庙,老道清风子正在草铺上打坐。
  听到风建春进来,老道便睁开眼,对风建春说:“坐吧,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,现在只剩下咱师兄弟两人,什么话都可以谈了。”
  风建春依言在老道对面坐下,问道:“师兄,今天田菊的事,是不是您还有隐瞒?”
  老道见风建春问起,显然也已看出些端倪,便考校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?”
  “首先您当时先说她是癸水冰山,又是滔天巨浪;后又解她姓名,说化去水中的阳,变为极阴之命,才得木生花开,一线生机。但其中我听着却觉得少了些什么,还望师兄解惑。”
  老道听后,对风建春的细致和悟性很是满意,赞赏的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不错,其实我当时是起了恻隐之心,不忍女娃绝望,所以才隐瞒了一些。”
  “能想到这些,我想你对道家八卦五行也有些了解。世间万物虽都相合五行,但五行又是相克相生,循环往复,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  就像女娃的命理一样,她命为癸水冰山,坚硬无比,本就难以化解。如若化解,必须有火相伴。像周王第64卦中的水火既济,这样才是水命平衡之象。可这既要融了这冰山,又不能使癸水化气,伤及这根本,这样的火想要找到已是千难万难。
  而她的名字,却又化去了原本命中的那一点点阳,所以这座冰山如今已是极阴极寒,更加牢不可破!除非有洪荒大能的本事,才能逆天改命。
  而名字中的那一点木,如今在这冰山之中,怎能发芽成活,更别说开花结果。”
  风建春听的心里一阵冰凉。
  “师兄,这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?”
  “办法我不是先前说过了吗?找一镇压气运之物,先镇个百八十年。不过这也只能守的花开,不能结果啊!”
  “师兄,这话什么意思?”
  “花为木之精,果是花之魂。瓜熟蒂落,你可以理解为她此生无法生儿育女,也可以理解为她此生不会有结果!”
  “此生不会有结果又是何意?即便是人死了也是一种结局,为何会是没有结果?”
  “道法自然,玄之又玄,前世未必是前世,今生也未必是今生,这个问题以贫道我目前的境界也是堪不透的。总之,师弟你已发愿护其一生,又何必执着这些虚无缥缈之说。
  凡事往简单里想,也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!之前你不是还说‘上善若水。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’如今怎么反而想不明白呢?”
  风建春低头沉思,是啊,既然我选择留在田菊身边,又何必在乎什么结果,最坏也不过是个死。想明白之后,整个人轻松了不少。
  老道见风建春豁然开朗,也很是佩服这年轻人的胸襟,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,很难像他这样豁达平和。田菊女娃的事,目前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老道便向风建春介绍起了师门。
  据老道讲,太微门相传为老子弟子尹喜所创,尊老子为师尊。因尹喜觉的他只不过学得老子的一些皮毛,没有资格收徒,便代师收徒。之后便将所学归纳整理,传授门人。
  因此太微门只有一个师尊,便是道祖老子;一个大师兄便是尹喜。
  也因此本门弟子在道门中辈分奇高,其他道门中人,见到本门弟子,都会尊称一声前辈!
  因道祖老子一生所学庞杂无比,尹喜所学的一些皮毛,让后来的门人穷其一生也难学全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